花柳病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戏曲剧本丨卖嫂丢妻三死里求生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与精神因素有关联吗?         http://www.zgbdf.net/baidianfengjiankangzixun/baidianfengpinglun/1734.html

文/刘世中

第三场死里求生

〔幕启,寒冬腊月,屋外大雪半尺深,飘香院内,老鸨端坐在大堂上。〕

老鸨(白):我开的是婊子行,有钱的老爹就是娘。飘香院里生意好,只因为窑姐们长得妙,得人疼爱开口笑。老娘我只认得白银和金元宝,没钱的老几都请王八赶得满街跑。我有官府做后靠,哪个也不敢来胡闹。姑娘们,那个姓吕的老几在这里住了大半年,最近几天怎么没见他下楼啊?带他进来的那个姓赵的老几又哪里去了?

幕后女声(白):姓吕的得病了,姓赵的回家了。

老鸨(白):他得的是什么病啊?

幕后女声(白):他得的是前些时候几个姐妹一样的病。

老鸨(白):哎耶,这怎么得了哦!你们把这个祸根就这么留在房里,瞒我到现在,看我怎么收拾你们。王八在哪里?王八死哪里去了?王八赶快把姓吕的那个祸害给我抬出来。

幕后男声(白):喊王八,王八到,抬出了穷鬼换金条。〔幕后众王八抬出吕大郎摔到门外雪地里。众王八下。〕

吕大郎(白):哎哟!哎哟!我得的是脏病,无脸去见人。银两都花尽,邻居回家门。老鸨王八心肠狠,想要冻死我这重病人。该天杀的老鸨王八,你们不是人养的啊。这大雪天里就把我这重病人单衣条裤的丢在雪地里。

老鸨(白):你嚎什么嚎?你还有银子吗?要是还有银子,老娘就把你当财神菩萨供着。没银子了,你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,别死在院子门外,脏了这条街。

吕大郎(白):老子是没银子了,那也是被你们想方设法诈空了。老子得病了,那也是被你家窑姐给传染的。得病了总得医,我就是在你这再住几天也合情合理。

老鸨(白):别说你这个嫖客得病了,就是我养大的窑姐得病了,我也能狠得下心肠来。这些窑姐,能卖艺的就卖艺,不能卖艺的就卖身,不能卖身的就卖力气,老娘从不养闲人,就是苍蝇面前过也要把它挤出油。老娘不跟你啰嗦了。王八出来,把他抬到野地里喂狗,省得见着心烦。〔下,众王八出来抬吕大郎下,幕闭。〕

〔幕启,吕大郎昏睡在雪地里,孤老王婆婆提香篮上。〕

王婆婆(白):瑞雪兆丰年啊!好雪,好雪。刚从庙里烧香回,离家还远着呢,我得走走停停。我女儿嫁人了,儿子当官的当官,经商的经商,有出息都出门在外,守在家里的命不长,虽说是儿孙满堂,但依然是孤老一个,人称我王婆婆。小儿媳妇虽然孝顺,但我不想给她添负担,就在南京城外荒郊搭起了茅草屋,开起了草药房,专给穷苦人可怜人看些疑难杂症,有空就进庙里烧香拜佛,求后代都平安健康!哎耶,这雪地里还趴着一个人,也不晓得他是死是活,就翻过来看看。胸口还是热的,鼻孔里还有一口气,你看他满脸病容,又骨瘦如柴,还单衣条裤的,总不能让他在雪地里冻死啊。不论如何我都要救一救,幸好我这个孤老婆子还有一把力气,就把他拖回去吧。〔拖吕大郎下,幕闭。〕

〔幕启,茅草屋内,吕大郎换上了干净的新衣裤盖着被子睡在床上,王婆端药上。〕

吕大郎(白):老婆婆,老婆婆,我这是在哪里?

王婆(白):你醒了,你这是在我家里。你昏睡在雪地里,是我拖回来的,给你擦洗换衣服灌药都是我一个人忙,你就像个活死人,昏睡了三天三夜,到现在,总算又是捡回了一条命。

吕大郎(白):谢谢老婆婆,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,请受我一拜。

王婆(白):你刚醒来,身体虚弱得很,别动,先把药喝了。〔喂药〕你身上穿的是我小儿子的衣服,还是挺合适的,看你年龄也就在三十岁左右,我小儿子不在了,当我义子如何?

吕大郎(白):好,干娘!

王婆(白):哎!好孩子!躺好。干娘这就去给你熬粥。

吕大郎(白):干娘,先别忙。我那旧衣服里还有一点点碎银子,你先拿着用。

王婆(白):干娘救你不图你钱,不图你回报,这是缘分,是天注定的。看你人也老实,怎么就得了花柳病呢?那是个烂根病啊,男根烂了,人也就废了。花街柳巷去不得,沾花惹草要不得。

吕大郎(白):干娘啊,一言难尽啊。我现在感觉到饿了,先吃点东西,再跟你慢慢细说。

王婆(白):那好,你先躺好,我去忙。〔王婆下,幕闭。〕

〔幕启,阳春三月,山青水秀,吕大郎挑柴上。〕

吕大郎(唱):太阳高照亮堂堂!吕大郎认了一个好干娘!好干娘,很慈祥,医术高超,还有菩萨心肠。去年我在婊子行,差一点小命见阎王,幸亏遇见了好干娘,好干娘,像亲娘,我是死里求生,不能再糟蹋了这身好皮囊。好干娘,救穷苦人日夜忙,我也养得身体壮,不能够再吃闲饭要多帮忙。多帮忙呀多帮忙,好好孝敬王干娘。

〔王婆上〕

王婆(白):大郎,大郎,快回家吃饭了。

吕大郎(白):哎,干娘,我回来了。

王婆(白):你身体刚好,不能出蛮力出猛力,要少挑点,少挑点。

吕大郎(白):这已经很少了,一点都不重。干娘,你年纪大,走慢点,走慢点。〔二人同下,幕闭〕

〔幕启,秋高气爽枫叶红,茅草屋内,王婆跟吕大郎对面坐。〕

王婆(白):大郎啊,名义上,我和你是娘儿,实际上你不是我亲生的儿。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闲话很多,让我儿媳难堪,也让你难受,毕竟你还有儿子要找,有妻子要养,在我这住着,干娘不赶你走,你也舍不得王干娘,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这秦淮河两岸,船户很多,你身强力壮,可以去帮忙上下货物,我已经跟人说好了,明天就会有人来领你去上工。

吕大郎(白):谢谢干娘,替我想得周到,我明天就去上工,以后还会来看你的。你老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菩萨保佑你老长命百岁!

王婆(白):儿啊,你有这份心,为娘就已经很知足了。你今天也累了,早点休息。〔二人同下,幕闭。〕

注:王八,代指妓院里的打手和佣工。

刘世中

打赏作者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